父親住院,母親要我拿五萬,去銀行遇見個人,我一分不給

王蔷 2020/09/01 檢舉

今天,母親給我打電話,說父親住院了,要手術費,讓我馬上給她轉賬五萬。一聽這話,我急急忙忙去銀行,沒想到在銀行遇見個人,我一分不給!

我出身於農村,家裡還有一個弟弟。我比弟弟大三歲,但從小就感覺我只是他的小保姆。因為什麼事兒,父母都以弟弟為主,而且還要我什麼事兒都看著弟弟,護著弟弟。弟弟摔倒了,母親罵我,弟弟成績差了,父親怪我不輔導他,弟弟跟人打架了,母親罵我不護著他。反正我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弟弟,弟弟就是全家的寶貝,我只是個小保姆一樣的存在

我拚命地讀書,只想為了逃離這個原生家庭。好在我成績不錯,後來考上了大學,父母說沒錢,不讓我讀。我硬是通過學校老師的幫助,貸款上了大學,後來在大學期間勤工儉學,放假都不回家,用一切空閑時間打工,最終完成了學業。

大學畢業後我留在了省城,這樣就可以離家裡更遠。我很少回家,一回家,父母就嘮叨培養了我這麼多年,我一定要報答他們。所以每次回家,我都攢了一些錢,只要給他們交錢的時候,他們才會露出笑臉。

這些年,弟弟早被他們寵得不像樣了,大學沒考上,成天在家遊手好閒。才二十三歲,家裡就急急地給他說了門親事,把弟媳婦娶進了門。弟弟結婚的時候,母親要我給了五萬塊,那個時候,我才參加工作不久,省吃儉用才存了兩萬多,最後向同事和朋友借足了五萬才把這任務完成。

這兩年來,我好不容易把債務還清,手頭寬裕了點兒。今天,母親又給我打電話,說父親住院了,要五萬塊錢,讓我馬上轉賬過去。我一聽,急得不得了,畢竟是我的父親,生病需要錢,我做女兒的責無旁貸地需要出錢出力。

於是我又找朋友們湊足了五萬塊錢,匆匆去銀行匯款。在排除的時候,突然遇見一個老鄉,他和我們是一個村的。和他打了個招呼之後,我告訴他父親病了,在住院,現在再給他轉錢。沒想到他瞪圓了眼,很奇怪地說,昨天還見到我父親,好好地在村頭跟人下棋,還跟人說要給兒子買車。

我愣住,一下子全明白了,父親哪有什麼病,他們只是為了給弟弟買車,騙我的。為了印證自己的猜測,我給母親打電話,她爽快地承認了,還說把我養大,我應該孝敬他們,弟弟買車,要二十多萬,我出五萬很正常。

聽到這話,我的心全涼透了,這就是我的父母,心裡永遠只有弟弟。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我作為一個女孩,今年都二十八歲了,沒男朋友,捨不得買衣服,在這個城市裡獨自打拚。我的苦他們從來沒有看到,也從來不去想,心裡只想著弟弟過得好不好。

我冷冷地告訴母親,不會給他們錢,以後也不用找我要錢了。母親在電話裡大罵我不孝,我掛了電話,轉身回了家。我決定從今以後,多為自已打算,為自己而活,因為我知道,能關心我的人,能為我打算的人,只有我自己。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