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阿德生涯的三段航程 「大火車」15年呼嘯而過

sohappy 2021/04/18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天前,NBA傳來一則令人極度錯愕,又無限失落的消息,籃網的全明星大前鋒拉馬庫斯-阿爾德里奇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突然宣佈退役,結束了自己長達15年的職業生涯。

此消息一出,很多人表示無法理解,畢竟,阿德才加盟籃網半個多月,如果一切順利,他是能隨隊去衝擊職業生涯第一座冠軍獎盃的。可是,對於那些真正熟悉阿德的知情人來說,這樣決定,在意外中卻隱隱透露著一些必然……

其實,導致阿德退役的心臟問題,已是困擾他多年的老毛病了。一種說法是,阿德在出生時就有先天心臟病,後來,阿德的童年,青少年,以及整個籃球生涯,病魔的烏雲也始終籠罩其上。

在進入NBA後,阿德有記錄在冊的心臟病史總共有3次。第一次,是2007年,當時,還是新秀的阿德接受了心房顫動手術;2011年,又是類似的問題,阿德接受了第二次手術;2017年,因為心律不齊,已轉戰馬刺的阿德,再度進入了傷病名單。

可是,阿德足夠的出眾,他的勤勉,他的謙和,還有他在內線一流的細膩技術,卻完全抵消了心臟疾病的負面影響,在15年的職業生涯中,人們大部分時間都不會將「心臟鬥士」的稱呼與阿德的名字劃上等號,在生涯絕大多數日子裡,聯盟頂尖大前鋒才是阿德最恰當的稱謂。

阿德的NBA生涯起始於波特蘭,儘管,在被選中的2006年,他因為偏瘦的身型,有限的運動天賦,並不被業界專家看好,可在開拓者這支具有包容性的隊伍,在球隊的耐心培養下,他卻一步步取代紮克-蘭多夫,成長為波城的內線核心。

效力開拓者9年,阿德在隊史留下了不少印記,連續5年場均得分20+,連續兩季場均20+10,季後賽中,他也上演過連續兩場40+,打爆火箭內線的名局。在離開波特蘭的那一年,他隊史出場榜第4,得分榜第2,籃板榜第1,兩雙榜第1,後兩項紀錄直到現在都沒有打破。

但在波特蘭的9年,阿德也有遺憾,他5次隨隊殺入季後賽,最好成績只是打到二輪,在阿德身邊,他的搭檔從布蘭登-羅伊換成了達米安-利拉德,可是,這樣的內外雙星配置,卻始終沒能幫助開拓者達到預期高度。

於是,2015年,阿德30歲的時候,他第一次動了出走的念頭。在他看來,年輕的利拉德不足以成為未來的長久搭檔,他需要一個新的環境,一支更穩定,更有冠軍底蘊,有更好的教練,更出色戰友的隊伍。

在幾經權衡後,阿德選擇了聖安東尼奧馬刺,選擇了籃球世界教父級的人物葛列格-波波維奇,選擇了接過年邁三巨頭鄧肯、派克和吉諾比利手中的火把。對於這段全新的旅程,阿德一度充滿憧憬,可後來發生的事情,顯然與他的預期天差地別。

加盟馬刺的首個賽季,阿德的資料就出現了直線下滑,他場均只能得到18分8.5籃板。在波波維奇的體系中,他被要求更多參與球權的輪轉,被要求更多的做策應,做分享球。這與他在波特蘭時期,無限度單挑的戰法有著截然的不同。

當時,馬刺正準備在GDP相繼退役後,扶植「小卡」科懷-倫納德做球隊的新核。波波維奇理想的認為,以小卡為核心的陣容依然可以將馬刺的榮光再延續10年,甚至更久。當時,阿德只是馬刺新體系中的二當家,只是小卡繼位後身邊的輔助。

阿德絕非自私的球員,對於波波維奇的安排,對於新東家的角色,他也給出了充分信任。且加盟馬刺的前兩個賽季,阿德都隨隊殺入了季後賽,一次半決賽,一次西決的經歷總歸是比波特蘭時期有提升的。

於是,在2017年夏天,當馬刺提出續約請求,阿德並沒有太多猶豫,就欣然接受了。可後來,意外接連發生……小卡突然和馬刺鬧翻,演起了罷訓、罷賽、失蹤的長篇肥皂劇。而隨著小卡的離開,馬刺完全褪去了昔日光環,淪落成在季後賽邊緣徘徊的境地。

但在馬刺最困難的時期,阿德卻拿出了一個真正核心該有的態度,他場均得分重新回到20+的水準,並一次次用神奇的單兵表現,為隊伍遮羞,在30多歲的年紀,他頻繁轟出高分,甚至40+,50+都不在話下。

可殘酷的是,從上賽季開始,當馬刺徹底轉入重建,當波波維奇提攜了一幫新的年輕人,準備從零開始、捲土重來的時候。阿德突然在馬刺失去了位置,他優雅的進攻技藝變得無從施展,反倒是他緩慢的腳步,他跑跳方面的劣勢被無限放大,成為了對手針對的軟肋。當馬刺的戰術打法被迫調整,阿德也隨著隊伍的改變,不得不做出新的抉擇……

效力馬刺的這6年,阿德盡心盡力。可他畢竟不是鄧肯,不是GDP三老這樣的功勳,當隊伍決定走上一條全新的建設路線,他在聖城也逐漸成為了革新的累贅。於是,懷揣著最後一絲倔強,最後一縷總冠軍的夢想,阿德在36歲的年紀,決心離開馬刺,去籃網再嘗試一把。

無奈,命運著實不公,在阿德來到布魯克林不到一個月後,他就不得不做出了人生中又一次艱難的決定。在突然選擇退役後,阿德留下了諸多遺憾,其一,他無法隨隊圓夢總冠軍了,其二,他的生涯總分距離兩萬這個標誌性的里程碑,只差了49分。另外,阿德能否入選名人堂也成為一樁懸案,現在看,由於整個生涯並沒有足夠分量的獎盃壓陣,他很可能尷尬的被卡在歷史殿堂的大門之外。

然而,心中雖有百般遺憾、千般不舍、萬般不甘,阿德卻依然用最為沉靜的方式將這個壞消息傳遞給外界。籃球生涯的大門在阿德身後徐徐關閉,但一扇新的大門,一扇人生下半場的希望大門,卻正在阿德面前敞開。日後,當人們再度提及阿德的時候,還會記得他在球場上一次次的閃光瞬間,記得他如紳士般在籃球江湖中從容行走……15年如一瞬,阿德像自己的外號「大火車」那般從NBA歷史長河中呼嘯而過,留下的,卻還是那個低調、親切,又極度優雅的背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