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麻雀的故事,看了三遍還想看,太感人了

姚会 2020/08/13 檢舉

寧靜的午後,一座宅院內的長椅上,並肩坐著一對父子,風華正茂的兒子正在看報,垂暮之年的父親靜靜地坐在旁邊。

忽然,一隻麻雀飛落到近旁的草叢裡,父親喃喃地問了一句「那是什麼?」兒子聞聲抬頭,望瞭望草叢,隨口答道:「一隻麻雀。」說完繼續低頭看報。

父親點點頭,若有所思,看著麻雀在草叢中顫動著枝葉,又問了聲:「那是什麼?」兒子不情願地再次抬起頭,皺起眉頭:「爸,我剛才跟您說了,是只麻雀。」說完一抖手中的報紙,又自顧自看下去。

麻雀飛起,落在不遠的草地上,父親的視線也隨之起落,望著地上的麻雀,父親好奇地略一欠身,又問:

「那是什麼?」兒子不耐煩了,合上報紙,對父親說道:「一隻麻雀,爸爸,一隻麻雀!」接著用手指著麻雀,一字一句大聲拼讀:「摸—啊—麻!七—躍—雀!」。然後轉過身,負氣地盯著父親。

老人並不看兒子,仍舊不緊不慢地轉向麻雀,像是試探著又問了句:

「那是什麼?」這下可把兒子惹惱了,他揮動手臂比劃著,憤怒地沖父親大嚷:「您到底要幹什麼?我已經說了這麼多遍了!那是一隻麻雀!您難道聽不懂嗎?」

父親一言不發地起身,兒子不解地問:「您要去哪裡?」父親抬手示意他不用跟來,逕自走回屋內。

麻雀飛走了,兒子沮喪地扔掉報紙,獨自嘆氣。

過了一會兒,父親回來了,手中多了一個小本子。他坐下來翻到某頁,遞給兒子,點指著其中一段,說道:「念!」

兒子照著念起來:「今天,我和剛滿三歲的小兒子坐在公園裡,一隻麻雀落到我們面前,兒子問了我 21 遍『那是什麼?』,

我就回答了他 21 遍,『那是一隻麻雀。』他每問一次,我都擁抱他一下,一遍又一遍,一點也不覺得煩,心裡想著我的乖兒子真是可愛……」

老人的眼角漸漸露出了笑紋,仿佛又看到往昔的一幕。兒子讀完,羞愧地合上本子,強忍淚水張開手臂摟緊父親……

原來,父親不是老糊塗了,只是看到麻雀,回憶起往昔父子間的親密,故意反覆提問。

日記本中那個可愛的孩子,如今已長大成人,不再追著爸爸問「那是什麼」,卻只是低頭自顧自看報,對於身邊的父親,不再關懷。

往日的溫馨已成追憶,眼前的他,僅僅被父親問了四遍就極不耐煩,火冒三丈。

這是一個令人反思的故事,不足五分鐘,卻濃縮了一個沉重的話題:假如愛有長度,兒女對父母的愛,比起父母對兒女來說,相差幾許?

21 與 4 之間的差距,不是數字,而是難以言說的愛;是兒女窮盡一生也無法償還的虧欠,那裡面蘊含著太多牽掛;

從小到大,從生到死,伴隨我們人生的每一步,始終如一;父母深摯的愛,無時無刻不在沐浴著兒女們,毫無保留,毫無怨言,因為不求回報,才更加難以還清。

如果父母老了,

不要責難他們大小便失禁弄髒了衣褲,他們也曾因此為你擦屎端尿;

不要怪他們彎腰駝背腳步遲緩,他們也曾扶著你直起腰杆,蹣跚學步;

不要嫌棄他們把飯菜與口水流在衣服上,他們也如此為你喂過飯;

不要煩他們言語嘮叨含混不清,因為你曾經的牙牙學語,嘰嘰喳喳, 他們卻當動聽的歌來聽。

不管爸媽在幹嘛,

都為自己的爸媽看一下,

願自己的爸媽健康長壽!

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

爸媽,你們一定要健康!

看到的人請告訴爸媽:我愛你們!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