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當選年度體育人物!詹姆斯的偉大不止於球場

2003年,勒布朗詹姆斯選秀大會上高中狀元,從此不僅他的命運被真正改變,很多人的生活也受到影響,尤其他的身邊人,古語雲,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雖語含貶義,但非常具有現實意義。

所以,當詹姆斯穩坐王座時,永遠被極盡仰視。

如何理解這種仰視呢?是敬畏,是依賴,是崇拜。

假如你是個美國黑人,或其它有色人種,不幸生在貧民窟,從小倍受種族歧視困擾,而且衣食無著,為填飽肚子,幹各種營生,不惜犯罪,以致於誤入歧途,最後可能死於[毒·品]或流彈,假如此時家鄉里忽然出了一個大人物,這個大人物回饋家鄉,為父老鄉親捐錢捐物,修路辦學辦工廠,你也因此受惠良多,再也不用混跡街頭,再也不用為一口吃食發愁,雖沒見過這個大人物,但每每見到廣場上這位大人物的大幅海報時,必定暗暗垂淚,不頂禮膜拜不足以表達感激之情——因為餓肚子的滋味實在難捱得緊呐。

這種感情,就像宿遷人民對東哥,也像阿克倫人民對詹姆斯。

阿克倫之子詹姆斯是苦出身,但老天爺賞飯吃,仗著打籃球的天賦異稟,年少有為,終於早早踏入NBA,扶搖直上九萬里,飛黃騰達,成了阿克倫的神,並一直踐行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大搞慈善,為無數阿克倫人民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雖然他們一時半會脫離不了水深火熱,但最起碼的溫飽得到解決,善莫大焉。

所以,詹姆斯理應受到阿克倫人民甚至是美國人民的尊敬與愛戴。

這是一個世界級偶像巨星的自我修養,深知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他有著對非洲裔美國公民身份的自覺,一直保持對平權問題、民生問題、種族問題的敏銳嗅覺,在人民需要他發聲應援時、需要他奔走呼號時,他總是義無反顧。

詹姆斯身上充滿了英雄主義,無論場上場下,一直自覺或不自覺地扮演著「救世主」的角色,一如他的外號——king。

不管人類文明進程發展到何種程度,他身上的優良品質永遠被人接納欣賞,他唱著主旋律,無論美國夢的故事多老套,只要符合普世價值觀,就淵源流長,而且與中國傳統語境下的俠義精神不謀而合,都帶著濃郁的浪漫主義與理想主義,差異則在於,一個更詩意更飄逸,是儒家浸潤下的仗劍走天涯的形象,一個更狂放更有爆發力,是落日餘暉下快槍手一槍射穿壞人腦門兒的西部牛仔。

但,他們終究都是孤獨的。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金庸這樣定義俠。顯然詹姆斯就是這樣一位俠者。

俠,一定要有影響力和傳奇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