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腱斷裂後,複出後還是那麼強!杜蘭特,你悠著點

今兒一早,歐文拿著鼠尾草在球場逛了一圈後點燃,當時,我就覺得應該給他配個BGM:我顛顛又叨叨,好比浪濤!有萬種的委屈,付之一燒!

按咱們中國太極馬師傅的說法,燃燒鼠尾草的意思是要你耗子尾汁,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在我國,燃燒鼠尾草還有個高大上的別稱——燒仙草。

然而按印第安那邊的說法,鼠尾草又有別的意思。

鼠尾草屬拉丁文Salvia,來源於拉丁單詞Salveo,意思是「治癒」,「挽救」,燃燒鼠尾草,對於歐文這樣有印第安血統的球員來說,燃燒鼠尾草,是重大事務開始前的必備功課。

阿杜也在賽後替歐文解釋:「他喜歡這樣,他在家打 2K之前,都會先燒鼠尾草。」

這樣一解釋,大家應該明白了吧?

然而大家明白沒用,關鍵還得凱爾特人的球員們明白。

試想一下,有個人來你家做客,二話不說拿著個燃燒物在你家轉圈圈,換了你你咋想?

凱爾特人球員不會覺得這是歐文的個人習慣,他們只覺得:這神棍來了我的地盤還敢跳大神,你看我弄不弄他就完事兒了。

開賽前,凱爾特人球迷是這麼想的:

「咱們又不是沒和他當過隊友,歐文這小子,不得行。」

綠軍球迷這邊還在思索如何輕鬆制服對方,不講武德的阿杜率先提起死神鐮刀開幹。

以往總說斷腱重鑄之日,死神歸來之時,這回我可算開眼了。

連續強殺內線扣籃,完事兒覺得不過癮,居然還上演一條龍急停三分。

你告訴我這是剛剛大傷歸來的人?!開玩笑呢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