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討論」Switch除了曠野之息之外還有什麼?

官方推薦 2020/07/30 檢舉

在2015年7月11日,任天堂前社長岩田聰離開了我們。這位心系玩家的遊戲匠人曾經留下過這樣一段話:「我們拼命想要開發出堪稱完美的遊戲,但對那些平時就不會在遊戲上花費時間和精力的人來說,無論什麼樣的遊戲也都沒有任何區別,換來的只是他們默默轉身離去。我們越是思考就越能感受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在小夥伴們平時發給評測君的私信裡其實我也經常能看到這樣的話:塞爾達傳說通關了,那麼Switch上除了曠野之息外,還有什麼優秀的遊戲嗎?所以今天評測君也想借著這個問題,借著任天堂的遊戲理念,和大家聊一個有趣的話題:「Switch除了《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之外究竟還有什麼」。

老生常談的機能問題

自2017年Switch面世,它的機能就成了玩家們爭論的焦點之一。相對不足的硬體性能讓Switch成了第一方遊戲的天堂,但眾多協力廠商遊戲要麼乾脆沒法登陸,要麼是登陸了也要慘遭閹割,這些都讓不少玩家詬病說「Switch沒有遊戲玩」。在2020年底,微軟就要帶著下一代主機Xbox Series X與玩家見面了,而在家用機領域和任天堂相愛相殺了近三十年的索尼也即將推出新一代主機PS5。眼看另兩大競爭對手殺招頻出,任天堂卻好像完全無動於衷,不但沒有放出下一代主機的計畫,就連Switch進化版也是音信全無。那麼,任天堂面對主機界的軍備競賽就真的沒有任何反應嗎?

 

你要說任天堂沒做過高性能機器,那1997年的N64確實有足以匹敵當時高端電腦的處理器和極強的3D動畫處理能力,在畫質方面完全壓倒了競爭對手。但在當時,一味追求硬體性能卻讓遊戲軟體發展痛苦無比,在1996年6月N64發佈時,我們能玩到兩款遊戲,等到1996年底促銷時,能玩到的遊戲也還是兩款。事實證明,任天堂推出這款硬體極其優秀的遊戲機完全是作繭自縛。而作為N64的繼任者,NGC同樣硬體水準優秀,而且也讓軟體發展變得更加輕鬆,但最終NGC的市場表現也更為低迷,在全球只賣出了2174萬台,慘敗於同時代的競爭對手PS2,而這也讓任天堂痛定思痛,開始自我反省。

 

後面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十分熟悉了,拋開對硬體性能的執念讓任天堂得以成功推出了NDS和Wii,NDS用觸控雙屏成功打開藍海市場,最終在全球賣出1億5490萬台創下銷量神話,而主打家庭概念的Wii也最終以1億164萬套的成績躋身九位數俱樂部,它們共同復興了一個屬於任天堂的遊戲王朝。

「重要的不是次世代的技術,而是革命性的嶄新遊戲體驗。技術力量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

所以說任天堂這些曾經的成就又和Switch有什麼關係呢?科技的發展讓我們擁有了富足的物質生活,也催生了我們對精神生活品質的需求,讓娛樂產業應運而生。但娛樂又不是生活必需品,如果對一種娛樂產品不滿意,也可以輕易丟棄,然後或是轉投其他方向,或是尋找替代品。簡單來說作為一款遊戲主機,玩家對其的需求就是「提供好玩的遊戲」。而隨著主機的一次次更新,次世代、電影級、高性能等等形容詞早已是屢見不鮮,然而遊戲最基礎的屬性,或者說它應該帶給玩家的東西卻一直都沒有變,那就是樂趣。就和我們在給大家推薦遊戲時都會把是否好玩作為其首要評判標準,而畫面音樂這些視聽享受其實都只是遊戲性的附屬品,我們玩遊戲不是為了升血壓讓自己更糟心,而是將它作為了現實生活中享受美好的一種體驗方式。

 

基於這個理念,我們再回過頭來看Switch上的遊戲,可能其中很多都會因為畫風卡通低幼勸退一些玩家,但透過這些表像再重新審視就能發現,《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帶給我們的,是無限的可能和我即勇者的冒險之旅。《超級馬力歐:奧德賽》帶給我們的,是縱貫三十多個春秋的童真與成長之橋。《路易吉洋館3》帶給我們的,是荒誕不經中的歡笑和幽默。而Switch給玩家的,往往也正是這些拋開表像去享受歡樂的遊戲真諦。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來源:www.toutiao.com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