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不養老人,家裡來個陌生人給老人10萬元,兒子們眼紅,老人的做法讓人拍手叫好

王蔷 2020/08/21 檢舉 我要评论

這故事是叔叔講的,發生在他們那個年代,那天,痛哭聲和哀樂聲響鬧在村莊的每個角落。大大的太陽,照在村民們的身上,汗珠子一直往外冒,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感覺熱,反而覺得心中有一絲絲的冷意。

「他爹,你走了,剩下我們孤兒寡母的可怎麼活啊······」梅雲扯著早已經嘶啞的的嗓子哭喊著,「你等等我,我現在就去尋你。」說著,梅雲就起身往棺材上撞。

一旁的王嫂急忙拉住梅雲,紅著眼圈厲聲說:「這年頭,死容易,可活著難啊!你死了孩子們怎麼辦?你難道忍心他們活活餓死嗎?」

王嫂的話,似刀一樣,不偏不倚的刺中了梅雲的心。梅雲朝院子裡看去,三個不懂世事的兒子渾然不知道家裡發生了天大的事,仍在笑嘻嘻的逮螞蟻玩。梅雲咬了咬嘴唇,任憑豆大的淚珠順在臉蛋往下流。

時光如梭,一晃過去了三十年,梅雲的大兒子大強36歲,二兒子順子34歲,三兒子小寶也已經32歲了。三個兒子都住上了用梅雲的血汗蓋成的青磚大瓦房,娶上了還不錯的媳婦兒,生了可愛的孩子,日子過的是一天比一天好。

兒子們的日子過得這麼滋潤,那梅雲是不是終於可以享清福了?錯!梅雲不僅沒有享福,反而過得更苦了!

才六十多歲的梅雲,頭髮白了,背也駝了,要靠拄拐杖才能出行。兒子們看她既幹不了活,又帶不了孩子,每天只能呆在家裡吃白飯,就開始瞧她不順眼了,把她推來推去。最終,兒子們乾脆把梅雲關在了門外,任憑她喊破了喉嚨,就倆字:不開。梅雲只得含著淚住進了村裡荒廢了許久的土坯房。

但梅雲畢竟上年紀了,身體也不好,一個人生活有許多事情都不方便。這不,前些天梅雲在屋裡暈倒了,一直沒人發現,直到王嫂來給她送糧食才知道,趕忙找來村衛生所的大夫打了針,她才清醒過來。如果不是王嫂來送糧食,時間長了,真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這事之後,村長坐不住了。他先去找了性子還算溫和的順子,說:「你娘辛辛苦苦的把你養大,你怎麼能把她攆出去呢?」

哪知,平時一向待人和氣的順子,黑著臉,不滿的說:「老大都不管,憑什麼讓我管。」

村長被噎的沒話說,只好去找了小寶,梅雲平時最心疼的就是這個小兒子了。小寶卻說:「如果老大老二管,那我就管,否則,休想。」

村長又氣衝衝的去了老大大強家,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說的是口乾舌燥。可大強抽了口旱菸,回了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便他轟了出去。

村長十分氣憤,找梅雲商量說:「來軟的不行,咱們就來硬的,現在不是有法律嘛,咱去法院告這三個兔崽子。」

梅雲思前想後,對村長說:「還是不要去告狀了,他們不管我是不對,可因為這事告狀影響也不好,他們可以不拿我當娘,但我不能不拿他們當兒子。」

哎,可憐天下父母心!

轉眼間又過了半年,這天,一個中年男人來到杏花村,漫無目的的亂逛,恰巧碰見了路過的王嫂。中年男人攔住王嫂,問道:「大娘,梅雲家在哪呀?這些年村裡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我找了一圈也沒找到。」

王嫂打量了一番中年男人,心中不禁泛起了疑雲,沒聽說過梅雲有啥有錢親戚啊?!王嫂猶豫了一下,還是帶著中年男人去了梅雲居住的土坯房。

看到拄著拐棍,彎著腰艱難曬被褥的梅雲,中年男人一個箭步沖了過去,跪在梅雲面前磕了三個頭:「大娘,我回來了。」

「你,你是?」梅雲盯著中年男人,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是牛虎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