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結婚21歲離婚,20年來撿廢品換錢供養子出國讀書,如今怕兒子破費,自己偷偷花3000元買棺材!

總有一個人將我們支撐,總有一種愛讓我們心疼。這個人就是母親、這種愛就是母愛。母愛就是那一枝蒲公英,它灑在了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母愛隨處可見,母愛如影隨行,任你走到天涯又有誰又有誰能走出母親那小小的心呢?父母情,比天高、比地厚、比海深。

6月23日,在山西運城一農村,72歲的曹如柳從桌上捧起一個相框,用乾柴般的手指輕輕抹去上面的灰塵,看著相框裡的人,曹如柳露出滿意的微笑。50年前,剛剛離異的曹如柳收養了一個被遺棄的男嬰,靠著撿糧食、拾破爛,曹如柳含辛茹苦20年,把兒供進大學、後來還出了國。

如今,兒子回國紮根北京,生活很富裕。曹如柳怕自己去世後,兒子花重金買上等棺材安葬自己,為了不讓兒子破費,她花3000元提前給自己置辦了薄口棺材。

曹如柳出生於上世紀40年代末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出生不久後,母親就染上重病,在她4歲剛能記事那年,母親因久治不愈離開了人世,只剩下她和父親相依為命。由於父親長時間在地裡幹活,年幼的曹如柳便承擔起做飯、洗碗等家務,還學會了挖野菜、撿炭核、鋤草、喂牛等屋裡屋外的農活兒。由於自小缺少母愛,在外人看來,身為女娃的曹如柳就像個毛頭小夥子,雖然年紀不大,卻有著成年人具備的吃苦耐勞、獨立堅強的性格。

19歲時,曹如柳到了出嫁的年齡,59歲的父親考慮到自己年齡大了,又只有這麼一個閨女,便想著招一個上門女婿,替自己和女兒撐起這個家。正巧,同村年輕小夥李壯民家境貧寒,兩家一拍即合,李壯民成功入贅曹家當了上門女婿。哪知婚後李壯民原形畢露,不僅好吃懶做還經常無端發脾氣,發起火來沖著曹如柳就是一頓打罵。3年後,曹如柳忍無可忍,堅持和李壯民離了婚,把他從家裡趕了出去。

離婚後,曹如柳又恢復了和父親相依為伴的生活。因為老父親身體不好,曹如柳便成了家裡的頂樑柱,農忙時在隊裡掙工分,農閒時就在地裡撿麥穗,拿回家挑揀、曬乾積攢些口糧。因為家裡沒有壯勞力,隊裡分的糧食不夠吃,父女倆就只能靠這種方式勉強填飽肚子。

一天清晨,曹如柳聽到家門口有動靜,打開門後發現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正在繈褓裡啼哭。“那時候大人都吃不飽,生下孩子養不活就丟掉了。”曹如柳說,雖然那時自己家也吃不飽,但她還是決定把孩子抱回家,給他喂麵湯,一把屎一把尿當親兒子一樣照顧。從此,一家三口的日子更窘迫了。冬天沒錢買炭,曹如柳就四處撿柴火、在垃圾堆撿別人燒完的炭核。直到現在,每當看見掉落的樹枝,曹如柳都會習慣性撿回家壘起來備用。

雖然兒子不是親生的,但曹如柳仍然視同己出。她特別注重對兒子的培養,為了供兒子吃穿和去鎮上讀書,曹如柳除了種地賣糧食換錢,還經常在田間地頭撿麥穗、拾玉米、撿棉花,甚至還撿破爛賣廢品換錢。兒子深知家裡窮困,也明白自己的身世和母親的良苦用心,因此,雖然條件艱苦,但從小學到高中,他學習一直都很用功,成績也始終名列前茅。

一晃20年過去了,1988年,兒子曹文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理想的大學。大學期間,曹文每天起早貪黑努力學習,大學畢業後順利應聘到一事業單位。因為工作卓有成效,幾年後便被派往非洲、義大利等地區和國家,説明當地建設水利工程,這一去就是18年。自從老父親去世後,曹如柳就只剩兒子一個親人了,每次想念兒子,她就會拿出這張兒子在義大利寄回的生活照,用手擦抹乾淨,認真的瞧上幾分鐘。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