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non Brown:放了喬丹的紀錄片也改變不了什麼,在我看來詹姆斯歷史第一!


現在的Brown也才34歲,比他高一個順位的Kyle Lowry剛和暴龍續簽了3000萬,而Brown上一次打球還在2018年,當時都混到發展聯盟去了。



Brown如此追捧詹姆斯,或許是他和詹姆斯有著大量的交集。

Brown年少就以彈跳和爆炸的灌籃全美聞名,在2003年的麥當勞明星賽上,Brown和詹姆斯決戰灌籃大賽。當時他上演了招牌絕技——單手擎起籃球,罰球線附近起跳360度轉身灌籃,這一扣也被形象地命名為「自由女神扣」。但Brown輸給了詹姆斯,在當時還引起了不少觀眾的不滿。



那年麥當勞明星賽,Brown下半場拿下24分,詹姆斯則是全場拿下27分當選MVP,賽後詹姆斯還著重誇獎了Brown,希望以後在NBA賽場和他再過過招。

當然了,這段很可能是客套話,Brown卻有點當真。傳聞中垂直起跳高度達到46英吋(1.17米)的Brown作為五星高中生,得到了幾乎全部頂尖大學的青睞,但Brown卻選擇了名頭並不大的密西根州立大學,理由是,「那些大學都在用球探報告指出我哪裡哪裡不好,說是要幫我改進。只有密西根州立大學一直在誇我,說我能讓球隊騰飛。」



事實證明,Brown被忽悠了,大學只看到他在籃筐上騰飛,就沒打算指望他騰飛。在大學度過三年之後,Brown得到的球探報告上寫的缺點比那些名校招募他的時候還多,簡而言之就一句話:很會跳,別的沒了。

幸好那是2006年,NBA球隊對於這種表演性人才充滿著信心,認定球迷買票就是來看十佳球的。

騎士在首輪第26順位選中了Shannon Brown,順便在次輪第42順位帶走了性格風格完全和Brown反著來的Daniel Gibson 。



Brown終於和詹姆斯當上了隊友,但情況完全不是他想的那麼樂觀。Brown回憶說,當時每天都有教練一遍遍告訴他,哪哪哪不合格,哪哪哪不過關,Brown說那時候特別困惑,「我什麼優缺點他們不是很清楚嗎?不然為什麼要選我呢?」

在第一年,首輪秀Brown只給騎士打了23場比賽,只有一場超過了20分鐘,那場他砍下0分,被對位的Luther Head打爆;總共5場首發,就一場得分上了雙。反而是次輪秀Taj Gibson在後半段贏得了詹姆斯的喜愛,這個初代詹皇小弟後來打上了騎士首發一號位,還在第二年的新秀挑戰賽裡扔進了11個三分,詹姆斯在場邊瘋狂打call,當著所有鏡頭喊著,「這是我兄弟!」



而那個時候,Brown已經被處理了——在一週後的交易截止日上,騎士用Drew Gooden和Larry Hughes換來了Ben Wallace,Brown作為添頭被扔到公牛,而那個時候,他已經被放棄了第三年合同選項,徹底成了棄子。

關於騎士的這次快速棄用,在當時的新聞裡有據可循:據說Brown在隊內的灌籃比賽裡打遍全隊無對手,包括詹姆斯。不過隊友之間肯定不方便打分,也沒人非要爭個第一第二。

有好事的記者在詹姆斯的一場秀出極限彈跳的比賽後問他,「你全力起跳的話,能不能摸到籃板上沿?」詹姆斯頭都沒抬,「你去找SB(Brown名字縮寫)吧,他能。」



這段依然算不上什麼好評價,詹姆斯後來在評價Taj Gibson的時候說,他希望隊友們能給自己提供足夠的火力支援,能把傳過來的球投進去,「Daniel就很好,他知道自己該幹什麼。」

而Brown就是不知道的那個,騎士上下都很清楚,詹姆斯在隊內的一切比賽裡都不想輸,出風頭的人可能要倒楣。

2004年騎士第10順位選的Luke Jackson之前就因為不懂事,在隊內罰球比賽裡贏了詹姆斯,還放垃圾話,「你不可能在罰球上贏我。」詹姆斯回了一句,「那我在隊裡呆的時間肯定比你長。」之後沒幾天Jackson就被貼現金送走了,這個高位秀在NBA就混了4年,比詹姆斯還提前2年穿上熱火6號。

年少無知的Shannon Brown,在第三年就走到了人生的邊上。當時還叫山貓的黃蜂隊開了個底薪,他馬上籤了,打了半年和Morrison一起被換到了湖人,得知交易的時候Brown還是蒙的,到湖人報到的時候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我要和全聯盟最強的球員一起打球了,教練是歷史最牛的,我該怎麼辦?我能做什麼?」

在禪師的籃球哲學裡,Brown是好運氣的,在玩了幾個訓練賽,坐了3場冷板凳之後,湖人12號獲得了上場機會,禪師就跟他說了一句話,「上去玩吧!」

2009年2月17日,那是他給湖人打的第一場比賽,一共5分鐘,數據是2籃板2失誤3犯規,沒有得分。

但在Brown的第一天,就徹底把全場震撼了。



垃圾時間的最後2分鐘,老鷹的6號Mario West反擊上籃,Brown大踏步回追,用不可思議的起跳,完成了一記釘板抓帽!這個球雖然被吹成了侵犯圓柱體犯規,但湖人板凳席上的主力們當時誇張的驚訝表情,都成了歷史經典畫面了。



後來Kobe直接跟Brown說,以後別持球攻了,看見哪個球可能不進,你就飛起來把球摁進去就行了。

不同於當年的騎士,湖人是一個推崇表演的球隊,只要比賽不出岔子,其他時間怎麼開心怎麼來。Brown趕上了好時候,那是一支開心的湖人,也不需要他去明白怎麼辦。禪師也只對他強調兩個詞,「energy,power」,翻譯過來就是,沖吧小子!

「沒有‘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只有‘放手幹吧’,」Brown回憶當年那段時間,因為擔心太快樂了,他主動找禪師和Kupchak聊自己的定位,禪師依然是雲裡霧裡,告訴他,「早點來,看看那些成名球員都在幹什麼。」



後來Brown每天都第一個到訓練場,直到Kupchak主動告訴他,「他們叫我防守,學習三角進攻,剩下的就是努力打球,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而湖人的教練組給出了更肯定的答案,「在Kobe、Pau Gasol、Lamar Odom他們身邊,他不用成為主打,發揮出運動天賦就好了。」

所以Brown在湖人的這兩年半,堪稱夢幻:他不喜歡持球,所以跟Jordan Farmar搭檔打替補,時間足夠。總冠軍賽一分都沒拿,但第一年就拿了總冠軍;2009年夏天,湖人給了他一份2年420萬的雙年特例,Trevor Ariza走了,換成了Ron Artest。Brown從Kobe的二號小弟,升到了一號。



「他一直罩著我,」Brown回憶說,「把我當親弟弟看。我還記得剛走上訓練場,他上來就給我一個擁抱,剩下的都是你們看到的歷史了。」

「我希望你們知道,他是個多好的人。」在Kobe遇難後,Brown寫道。

在湖人拿了兩個總冠軍,參加灌籃大賽,Kobe當助演嘉賓。Brown的運氣好到原地爆炸。禪師描述Brown的時候用了個新名詞,「他就是後衛裡的小前鋒,」禪師說,「那些人告訴他,‘你必須學會像控球後衛打球,’他又不會控球,怎麼打?我們有 Gasol,他才是控球後衛。」

所以在湖人,」Brown如魚得水,他所有的特質,都被物盡其用了。



2011年湖人被小牛橫掃,禪師宣佈退休。太陽給了更貴的350萬,Brown決定離開湖人。在太陽他還和Kobe在場上有過一次小摩擦,但看到是對方之後立刻平息了。

「我肯定不會跟他在場上衝突,我倆現在不是隊友了,除了不能在比賽裡擊掌擁抱,其他的都沒區別。」



但Brown還是高估了自己的真實水準,在離開湖人之後,他就在太陽打了完整的兩年,其他時間都在斷斷續續打零工,2013年在馬刺,2014年在熱火,都沒趕上最後面。他的NBA生涯在2014年11月結束,過了兩年,他突然想著要復出,跑去參加了發展聯盟選秀,打了一個賽季,場均5.3分,果然是混不下去了。



所以Brown的整個生涯就像一部常規版網文小說,從一個高點墜到谷底,然後觸底反彈走上人生巔峰。他與詹姆斯和Kobe都當過隊友,打過三次總冠軍賽,都在跑龍套,但拿到了兩枚戒指。最貴的合同是在太陽拿到的,3年1050萬,打了9年只扣了165個,被記住的還是「只會灌籃的跳跳虎」。



「我說不想被這麼評價了,我一場比賽拿20多分,也就扣那麼一個,但是新聞就天天說著灌籃、灌籃,」感到困擾的,是高中生Brown。



「後來我想,算了吧,能被人記住,總歸是好的。」前NBA球員,Shannon Brown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