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夫婦一心求子,生下960克男嬰,命懸一線

"李永,孩子怎麼樣了,我什麼時候能見到他?"當聽見妻子這樣說,我的心裡一緊:"孩子沒什麼大礙,因為早產住幾天保溫箱就好了,是個兒子,長得像你。"因為心虛,我覺得自己的眼神已經變得飄忽,快步走到門外,終於控制不住眼淚哭了起來。此刻,我的兒子正在ICU裡與死神賽跑,他只有"巴掌大"。

圖為小佳澤

我叫李永,是河北省廊坊市永清縣永清鎮韓城村人,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做一個父親。2015年經人介紹我與田姣姣相愛並結婚,可婚後一直沒有孩子,我們選擇了做試管嬰兒,可過程依舊坎坷。第一次試管,胎兒兩個月無胎心被迫引產,第二次才順利懷上了寶寶李佳澤。這一次,我們萬分小心呵護,可孩子似乎更加迫切地想與我們相見。

圖為夫妻倆的結婚照

2020年5月30日淩晨0點-1點左右,懷孕不到27周的妻子羊水破裂,在廊坊管道局醫院早產生下了一個男孩。我激動地等在產房外,當時滿腦子都是同一句話:"我要當爸爸了"。

圖為小佳澤

看到護士抱著繈褓匆忙跑向ICU,我當時一下子就急得直跺腳:"大夫,我能看看孩子嗎?他怎麼樣了?"醫生拋下一句話便急奔ICU:"孩子只有960克,醫學範疇來講,屬於超低出生體重兒,如果沒有足夠的錢,這種情況存活率很低。"我當時站在原地整個人都傻了,等所有醫護都進了ICU以後,我哭了,我太害怕失去這個孩子了。

圖為李永

我洗了臉,走入妻子的病房坐下:"孩子沒什麼大礙,因為早產要住幾天保溫箱,是個男孩。"此後孩子的每一次病危通知,我都不敢告訴媳婦,因為第一個孩子對她打擊已經夠大了。白天我一直假裝輕鬆,晚上沒人的時候常會偷偷落淚。

圖為李永的妻子

醫生給出的檢查結果顯示,佳澤一共有九種重症:新生兒呼吸窘迫綜合征、新生兒腦室周圍一腦室內出血、新生兒早發敗血症、新生兒ABO溶血病……我放下手中的檢查單,透過ICU的窗戶看到保溫箱裡的只有"巴掌大"的兒子正伸出小手抓著什麼,我感覺自己的心被一點點撕裂開來。這個孩子,我已經等了五年,無論花多少錢,我都要留住他。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