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媳回家過年,爸媽熱 情招待,飯吃到一半弟媳摔了筷子 全家落淚

姚会 2020/08/07 檢舉 我要评论

我和老公結婚6年了,這輩子能嫁給老公,算是從糠籮跳到米籮。我家在農村,家裡還有個弟弟,爸媽身體不好,也沒啥本事,種的幾畝地只夠一家肚兒圓。我看這個家也就我身強力壯,弟弟上學還需要不小一筆開支,於是我就拎著行李來上海打工。

我運氣挺好,剛去就找了個工廠安頓下來,在廠裡上班一點也不累,一天三頓管飽,我發了工資就給家裡寄回去。在廠裡這幾年,我認識了老公,他是線上的修理工,人雖然長得醜點,但特別體貼,還是個城裡人。當他對我表白時,我沒有多想就同意了,要知道咱們村上那幾個姑娘,嫁的可都是農村人,天天下地幹活,累死人。

弟弟是塊上學的料,他考了大學,還談了個城裡女朋友,眼看弟弟婚事有望,可把爸媽高興壞了。弟弟年前打電話回來,說要把弟媳帶回來,商量婚事,全家聽了犯了愁,要知道城裡姑娘都嬌氣,家裡老房子年限比我年齡都大,一下雨天,到處漏雨,這弟媳要是看不上咋辦!

老公讓我趕緊先送五萬塊錢回來,把家裡房子先捯飭一下,剩下的再買台大電視,家裡那台電視全是雪花點不說,還要經常出去遙控天線!一番收拾下來,家裡有了很大改觀。

為了招待弟媳,爸媽去了城裡大菜場,聽說弟媳喜歡吃大閘蟹,我媽買了20隻,這個數字我媽是算好了,弟媳要在家待5天,中午晚上各2隻!買完大閘蟹,錢包癟了一半,剩下我媽就隨便買了點。

到了中午,弟弟領著弟媳回來了,我媽拉著弟媳的手就誇,城裡姑娘就是俊,不像咱大閨女,放到白麵蘿打滾還是黑不溜秋!雖然我媽這話不中聽,但說的也是實話,我嚇得把那一雙凍瘡手放褲兜裡。

吃飯時候,我媽端上來兩隻大閘蟹,招呼弟弟拿給弟媳吃,弟媳看到螃蟹兩眼放光,抓過來就吃。吃到一半突然停下來,她問我們怎麼不吃,我媽說這玩意我們都不愛吃,可話沒落音,我老公冒了一句:這個太貴,是專門給你買的。

弟媳一聽摔了筷子,轉身進了屋,我氣的按著老公就是一頓捶,讓他凈講大實話,這下好了,捅婁子了!這門親事要是毀了,我弟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娶上媳婦。聽著屋裡傳來弟弟和弟媳的爭執,我們全家心都拎著,生怕弟媳會掉頭回城。

我媽急得抹眼淚,我爸蹲在牆角抽菸,我站在門外想敲門又不敢,突然門打開了,弟媳一愣,隨即笑眯眯的招呼我們坐下吃飯。我們不知道她唱哪出,只有坐下,弟媳瞪了弟弟一眼,然後說:「我跟小峰說過了,不需要刻意為我準備什麼,我們回來過年也就是看看家裡人,拜訪下長輩,不能因為我回來給家裡造成負擔。小峰在大學省吃儉用,我是被他的人品打動,真的不在意家庭條件,我爸媽已經在城裡給我們準備了婚房,我們回來就是告訴你們一聲,不用為我們的婚事擔心。」

弟媳這番話,把全家感動的熱淚盈眶,想不到城裡姑娘不僅不嬌氣,還這麼貼心,看來我弟這輩子走大運了。你們說是吧?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